top of page

KYOTOGRAPHIE 2022 「10/10 現代日本女性写真家たちの祝祭」

本展不乏惯常的表现手法和技法,但大多将自我(创作者主体,或创作行为本身)放在中心位置,几乎没有以“戏仿”为核心/目的展开的作品。换句话说,整体而言,这次展览中的许多作品既没有刻意求新、求异,也没有主动因循某种“女性主义创作”传统,或是刻意将某个(男性中心的)意象或表现形式作为假象的对话对象,在召唤出既有存在的同时采取我们所熟知的“戏仿”手段。这些作品中各自暗涌着的一股朴素的“主动表达”/“自我表达”的力量,既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10人展作为一个整体、作为一场运动的政治可能,同时也规避了以运动为出发点时常有的“口号大于内容”的问题。在展览随附的小册子中,策展人之一Lucille Reyboz也的确提及,本展并非一个群展,而是10个个展。


不过作为10个个展,Hosoo Gallery的空间显得十分局促。空间在意想不到之处被隔断,令那里的个展在让人仍感到意犹未尽之时戛然而止。观众必须在房间和走廊里彼此让路,即便是影像作品也没有相应给出安定的观赏空间。这样的设置似乎既呼唤着高度的亲密性,同时又在催促着观众在各个高强度的视觉/情感/智识冲击中被席卷着翻滚过一遍后快点儿离开。


作为10个个展,另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在于10组作品不仅在题材上过度分化,而且在质量上也参差不齐。地蔵ゆかり和岩根愛的作品都与乡土、神话以及神话的展演有关,一个安定沉稳,一个神秘热烈,形成很好的前后呼应。岡部桃和鈴木麻弓的作品因都与肉体紧密相关而彼此呼应,二者对于妊娠的描绘角度(无性恋者的体外授精和不孕治疗)亦能够形成对话。岡部桃的作品生猛地展现了多种情爱与欲望的样态,明确地体现着从异性恋规范的逸脱;三张矮屏风为一组,俯视图呈三叉星形状,多组错落组成迷宫,既引人入胜,又增加了私人与公共、展示与隐藏等方面的复杂性。与此相比,同样描绘私世界和性的殿村任香的作品从意象到怀旧胶片机效果的表现手法则都显得过于青涩稚嫩。展览入口处細倉真弓的数码影像拼贴作品据说亦以身体和性别为主题,但其高度加工的媒介隐没了内容,所谓的深受Haraway影响亦令人费解,似乎出现在电子艺术节更为合适。林典子关于在朝鲜日本人妻的作品以及吉田多麻希关于化学药品污染的作品各自似乎可以自成一体。稲岡亜里子和清水はるみ的作品各自呈现了一个梦幻的异次元,前者的低饱和与暖色调和后者商品图般的高饱和与鲜艳色泽用两种不同的方式将所呈现的内容自现实中抽离,与关注个体、社会、环境的众多其他参展作品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Comments


bottom of page